《处处吻》再度刷屏,人人喜欢杨千嬅,不仅是因为她的美 - 极速影院

《处处吻》再度刷屏,人人喜欢杨千嬅,不仅是因为她的美

来源:极速影院人气:912更新:2020-03-10 13:04:56

文/鷇岛纪

最近这段时间,《处处吻》这首歌再次以令人惊人的热度走入大众视野,节奏动感的旋律和性感迷人的声线,令人欲罢不能。

一时间,《处处吻》作为背景音乐,席卷了各大百万剪辑,成功成为剪刀手们最爱的剪辑音乐前几名,网易云音乐、b站等视频音乐网站的热榜久居不下,翻唱此起彼伏,你方唱罢我登场,火爆程度甚至不亚于前段时间的《野狼disco》。

“一吻便颠倒众生,一吻便救一个人”、“一吻便偷一个心,一吻便杀一个人”成了网友们如今能脱口而出的歌词。我们的脑海,很容易浮现“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”这样的虚幻形象。

而《处处吻》的原唱歌手——杨千嬅,并没有倾城倾国的容颜,只平凡的身材与外貌。但她却是当年香港乐坛当之无愧的“团宠”,是一个当年在香港人们心目中似女儿般的人物,一个满腔孤勇一往无前的“烈女”。

当年,杨千嬅因为外貌、气质和风格与当时的华语天后郑秀文极其相似,被包装为“小郑秀文”。彼时很多人大肆抨击,认为杨千嬅走在郑秀文的阴影之下毫无突破,绝不可能像郑秀文那样做梅艳芳的接班人。

毕竟,她毫无雄厚的背景,也无过人的天赋,在彷徨与失意中兜兜转转,像极了在岔路口中跌跌撞撞,被现实考验得又咬牙坚持的平凡人。

终于,这个刚烈的女孩通过自己的努力,摆脱了郑秀文的影子。她所饰演的《天生一对》、《地下铁》、《千杯不醉》等电影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《小城大事》、《少女的祈祷》等歌曲为大众耳熟能详。

那时候的杨千嬅,像一只初识天地的云雀,用天真和坚韧,为自己衔来春日的每一缕阳光。

2013年,杨千嬅凭借《志明与春娇》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当之无愧成了梅艳芳的接班人,跻身香港艺坛“歌影双后”。

而这个电影,上映前因被一群人抨击为三级片而被饱受质疑,一时间,杨千嬅的口碑也随着电影急剧下滑。但是上映以后,电影大红大紫,口碑舆论迅猛逆转。“志明春娇式爱情”,也一直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议点。

她在金像奖的颁奖典礼上情难自已,声泪俱下。她的坚韧不再是毫无结果的顽固,她的勇敢不再是毫无回应的偏执。

正如她在《勇》中所唱:“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。”

她单凭一个“勇”,在娱乐圈披荆斩棘,开疆拓土。

“勇”成为了她的代名词,而最懂她这个特点的人——黄伟文,正是《勇》的作词人,也是曾深爱着杨千嬅的人。

他为杨千嬅写过的歌,大多以她为原型,将自己半生的温柔和心意悉数倾注于为她写的词。

不论是《可惜我是水瓶座》中“尤其明知水瓶座最爱是流泪”,还是《野孩子》中“毫无办法管束的野孩子,连没幸福都不介意”,亦或是《咬唇》中“逆境大战,咬着嘴昂然接受”。

将每一个她点点滴滴地呈现出来,糅合交融出一个完整而立体的杨千嬅,感性、自由、潇洒、英爽、坚强。在残酷的世界中像孩童横冲直撞却不变俏皮童真,在颠簸的旅途中像游子漂泊却不改赤子之心。

即便杨千嬅和黄伟文决裂过很久,而他们的内心却承认永远是对方的挚友,真诚且炽热。

当然,杨千嬅的知己中还有一人不得不提——林夕,当时华语乐坛的金牌作词人,是写出让许多八九十年代的人热泪盈眶、舔舐伤口的歌词的人。

他参与了杨千嬅绝大部分歌曲的作词——《烈女》、《再见二丁目》、《花好月圆》......还有如今重热于网络的《处处吻》。

杨千嬅的唱功在大多数人心中属于不咸不淡的一挂,但很难能可贵的一点是“她以情见长,寓情入曲”。当林夕听到杨千嬅用动情的歌声诠释出自己的歌词,他动容不已,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便认定要将平生最真挚的事物统统付予她。

他曾在之后的一段岁月里这样说过:

“我把我最好的,都送给千嬅。这十年来,我好像和千嬅经历了一段感情,所有我自己亲身的经历,都写给了千嬅。似乎冥冥中,我和千嬅合二为一。”

甚至,连王菲也不甘心:“为什么林夕给她写的歌词比给我的好那么多!”

得以其偏爱,赠平生慷慨。

法国作家萨冈给仰慕的爱人萨特写过这样的一句话:这个世界腐败,疯狂,没人性,你却清醒,温柔,一尘不染。

杨千嬅之于林夕,无疑是惊艳了时光的人。他在她身上看到了女孩子的傲骨和干净、对世界不平报之以歌的少女式无畏,敢爱敢横,明媚得没有一丝杂质。

她是他自己向往的样子,也是他想要一心呵护、倾注温暖与滋润的嫩苗。

她的歌,他们的词,在大街小巷,或许会让某个时候,走到某个路口的你,回忆起记忆深处某段不寻常的时光,或一个人,或一段情,或一场际遇。

想必每个人心中都想过自己要怎样过一个轰轰烈烈的一生,做满腔热爱的工作,谈一场电闪雷鸣的恋爱,徒步中国,环游世界。

可很多人走出半生,再也找不到过去能为某件事情豁除一切的热情,繁华落尽只剩柴米油盐酱醋茶,嘴上只是说:是我累了,平凡也是福。

可杨千嬅,她就像张子选形容的时间旅人:“身上拍落两场大雪,由心里携出一蓝火焰,独自穿过整个冬天”。

她毅然决然地在热爱的事业与爱情中一路狂奔,不论周遭是与非。

如她自己所言:“我什么都没有,只有心口一个‘勇’。”

但我们,在不知不觉中,失了年少时期的那份“勇”。

理想失落,憧憬难寻。

有人年纪轻轻便失去对未来的冲动,有人走过半百方知青春甘甜。

有人在成熟时再也找不回年青的真挚,有人在考验中将赤诚的自己小心翼翼地守护。

前些日子,#连续十年更新暖羊羊的帖子#的话题引得无数人的唏嘘与共鸣。

图中那位暖羊羊的粉丝“皓雪公主”,从2010年开始,便一直截图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更新暖羊羊的图册。

有网友问她“你不累啊,截了几年的图了...”她回复道:“喜欢就不累。”

一直到2020,她已经更新了十年。她还说,只要不完结她就不会停止更新。

一时间,网友们纷纷回忆起了自己的过去,喜欢又放弃,抓住又失去,坚持又断舍,羡慕、感动、遗憾、悔恨、落寞,百味交杂。

年轻时候的热爱与冲动,如失去多年的好友,再一次回到大家的身边。

想起严歌苓在《扶桑》中的一段话:“如果人类把十几岁的爱当真,容忍十几岁的人去爱和实现爱,人类永远不会世故起来。”

热爱可敌岁月久长,奋勇可破铁壁铜墙。高晓松言:“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。”

将年少轻狂任风沙掩埋于过去,漂泊过后我们依然是我们,只是回首难似故人来。

孤勇,被丢弃;情怀,被埋葬。

然而热忱与刚烈,在那个叫杨千嬅的女子体内交撞出火花,助她在这个喜爱抹杀人们天性的世界,一路乘风破浪,无畏无悔。她是难以驯服的“野孩子”,也是与众不同的“大笑姑婆”。

弗雷德里曼在《外婆的道歉信》里写道:要永远年轻,永远热情,永远不听话;要大笑,要做梦,要与众不同。

正如这段台词:

但愿于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某天,一口烈酒入喉,翻开尘封已久的故事册集,我们重拾十几岁时的英勇,再次落笔,谱写一段又一段的荡气回肠。

【责编|秀秀】

(欢迎关注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;原创不易,盗文必究。)

最新资讯